六盘水食用油批发联盟

说往事丨娘,油吱啦熟没?

楼主:戴哥说事 时间:2021-06-09 13:22:27


娘,油吱啦熟没?

文/戴琢璞

1

前几天,单位的养猪场又杀猪发肉了,奇怪的是这次发的是从没发过的肥膘,一块块地放在透明包装盒里,只带很少的一丁点瘦肉,有4盒。


听说不少同事嫌太肥,没法吃,扔了。而我如获至宝一一用它来炼油吱啦,再回味一下童年的味道。


当我将肉膘洗净切块放到热锅里时,小时候印象深刻的那一幕出现了:花白的肉膘在高温下发出吱啦吱啦的声响,金黄色的油慢慢地渗出,肉膘由白色变桔黄再到金黄,渐渐地蜷缩,整个厨房弥漫着浓重的香味。




我忍不住用筷子夹起一小块油吱啦,吹了吹,还没等完全凉下来就放到嘴里,慢慢咀嚼,那叫一个香脆!


我赶紧叫儿子过来,夹了一块放到他嘴里,说让他尝一下天下美味。一脸懵懂的儿子嚼了嚼,“呸”地一口吐了出来,说:“这是什么呀,太油了,难吃!”


我尴尬地一笑,讪讪地说:“这叫油吱啦,这可是爸小时候难得一吃的美味。你怎么会觉得不好吃呢?怎么觉得会不好吃呢?”


妻子过来看了一眼说:“这东西不健康,不要给孩子吃。你爱吃你就留着自个儿吃吧,我们不吃!”


那天晚饭,我用油吱啦炖了一锅大白菜,一个人慢慢地品尝。在吃饭的过程中,我给妻子和儿子讲了我小时候吃油吱啦的故事。




2


油吱啦学名叫油渣,在我们苏北徐州那一带(也可能有其他地方),取炼油时发出的“吱吱啦啦”声响称之为“油吱啦”,很生动很形象,还略带些喜感。


记忆里,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三四岁时,农村很穷,炒菜用油不像今天大豆油、花生油、橄榄油多种多样,那时只用猪肥膘炼的猪油。因为平时难得沾肉星,所以每每炼油之日,便是孩子们的解馋之时。


我记得有一天傍晚,不知村上谁家杀猪,父亲拎了一块肥肉回来,肉的一头扎了个洞,用草绳穿着的。娘接了,洗净,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薄片,然后开始架锅烧火炼油。


我从看到父亲拎肉进院起,就一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块肥肉,口水早已流了一下巴。


娘炼油时,我就蹲在地锅边,满心欢喜地望着肥肉块在锅里翻腾,往外渗油,发出吱吱啦啦的声响,要不我怎么说“油吱啦”这名有喜感呢!




因为靠锅太近,娘怕油溅我脸上,让我离得远一点,说等熟了叫我。我乖乖地离开锅有一米远,蹲着,伸长了脖子往锅里看,不住地咽着口水问:“娘,油吱啦熟没?”


油吱啦正在炼,都还半生不熟的。娘看我实在馋得够呛,用铁笊篱捞了一个,稍晾了一下,说:“来,给你一个,慢慢吃。”娘本以为先弄一块应付我一会儿,等炼好了再让我吃个够,谁知道油吱啦刚一进我嘴,就被我卷舌头咽了!


娘见我还蹲在一旁眼巴眼望地,说:“油吱啦没熟呢,吃多了拉肚子,你先去玩吧,等熟了娘叫你。”我不走,舌头使劲地舔着嘴唇,找寻残存在唇边嘴角的一点油星。




娘将锅里越来越多的热油一勺一勺地捞进搪瓷盆里,大概是想多榨点油,她不住地用铲子翻腾挤压那些半白半黄的肥肉。而娘的每一次搅动,都像是在搅着我的小胃,我都能听到自己肚子里咕咕地响。


“娘,油吱啦熟没?”我忍不住又问。娘转头疼爱地看看我,没说什么又捞起一块油吱啦给我,可又被我不争气的我,卷舌头就咽下了。


听娘说,那个晚上我不停地问,娘没办法就不停地给,等到炼好油,油吱啦已经被我吃掉了一半!而又些油吱啦本是留着包饺子改善一下全家的伙食的。


油吱啦本没有什么营养,油性大,又不好消化,那一夜,吃多了油吱啦的我,肚子里一阵阵绞痛,难受得鬼哭狼嚎,还不停地拉肚子。


娘吓得要命,父亲埋怨娘说:“这是吃滑肠了(农村土话,肠子滑了的意思),都怪你,让他吃这么多!”父亲说归说,还是连夜背我去了乡卫生院,打了吊瓶。


娘后来跟我说,本以为打那以后,你会讨厌吃肉了,可是大概过了两个月又炼油的时候,你又蹲在边上了,还是不停地问娘“油吱啦熟了没”,那会儿娘再怎么不忍心,也不敢给你多吃了。




长大之后,我离开了故土。日子慢慢地好起来,肉也能经常吃到了,人们讲究饮食健康,不吃猪油了,可我还总是怀念那焦黄的油吱啦,一想到那香脆的味道,还是禁不住流口水。


知子莫若母。有一年回家过春节,我们都在客厅看电视,娘在厨房里忙个不停,一会儿香味就飘了满屋。我好奇,娘在做什么呢?跑过去一看,天哪!娘居然在炼猪油!


我问,娘,你看这有几桶调和油都还没用,您怎么还炼猪油呢?娘说,还不是想让你饱饱口福。我立马下意识地问:“娘,油吱啦熟没?”


话一出口,我们母子俩都笑了。娘边笑边夹了一块焦黄的油吱啦放到我嘴里,我细细地咀嚼,嗯,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可我再也不舍得一口吞下去。




3


故事讲完了,儿子听得很认真,并且可能是受我故事的感染,他还拿起筷子夹了我碗里的一小块油吱啦,尝尝让他老爸如此津津乐道的“美味”到底是什么味。


他咂吧咂吧嘴,说,嗯,倒也不怎么难吃,但也没有到让人朝思暮想的地步。


我说,儿子,胃是有记忆的,小时候你特别想吃但因为没有条件常吃的东西,胃就会记下来,而且记住了一辈子都忘不掉。



儿子问,然后呢?


我说,没有然后了,如果非要我说,那就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记忆,跟健康生活方式无关,你不要鄙视老爸的“愚腐”,正如我不会指责你的新潮,我们彼此品尝试一下对方的“嗜好”,有时会觉得并不是那么不可接受,就像你刚才认真地尝了油吱啦的感觉。


儿子盯着我,惊讶地说,老爸,一个油吱啦你都能讲出这么高深的话,你真是观察生活的高手啊!


感谢生活所赐。食物裹着回忆的轻纱,才会这么的撩拨人;生活若有值得回忆的过往,这辈子才算过得认真。


哪一天,我还能再跟娘说一声:“娘,油吱啦熟没?”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