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食用油批发联盟

这种叶子夏天到处是,泡茶喝散寒解毒、降压降脂!阳台就能种

楼主:百岁养身诀 时间:2018-06-25 22:30:14

这种神奇的叶子就是紫苏!到了夏天四处疯长,看似寻常的东西,其实是流传千年的名药,宋仁宗时曾被翰林医官院定为“汤饮第一”,可解毒、养胃、安胎。叶子、梗、种子,三味都是常用的中药。


紫苏全身都是宝


1
叶子


紫苏叶味辛性温,具有解表散寒、行气和胃的功效,常用于治疗风寒感冒、咳嗽、妊娠呕吐等症,紫苏叶中的紫苏醛具有强力杀菌、解毒作用,能够解鱼虾蟹之毒。


古人常将苏叶同其他食物制成既可口,又防病的食品。鲜紫苏叶做菜,干紫苏叶泡水或者加工酱菜。


推荐吃法


1、【紫苏茶:促肠蠕动


取紫苏叶6克洗净沥水,放入杯内用开水冲泡,放入白糖当茶饮。可预防感冒,胸腹胀满等病症。


2、【紫苏姜茶:预防感冒



紫苏叶与生姜是一对理想的搭档,都能起到散寒的作用,在泡制时可以把新鲜的紫苏叶子收取以后放在阳光下晒制两到三天,再切成细丝,把生姜也冼净切成丝状,两者一起放在茶杯中,加入开水冲泡,然后饮用。冬天喝能起到预防感冒的作用。


3、【紫苏红糖:活血


紫苏叶是一种含有多种挥发性物质的中药材,它的活血功效特别出色,把它与红糖一起用开水冲泡后饮用,可以有效缓解女性的月经不调。


具体泡制方法是取三到五克紫苏叶,加入十克红糖,用沸水冲泡以后饮用就可以。


4、【紫苏荷叶:减肥


紫苏叶与荷叶、绿茶一起泡制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泡制方法很简单,就像平时泡茶那样,把三克紫苏叶和三克荷叶加入适量的绿茶,一起用开水冲泡,然后当茶饮。


经常饮用这种饮品,能让人体内部积存的脂肪分解并排出体外,对减肥有很大的好处。


5、【凉拌紫苏叶:风寒感冒


取鲜紫苏叶 300 克洗净,入沸水锅内煮透,捞出挤干切段,加调味品拌匀即成。此菜适用于感冒风寒、恶寒发热、咳嗽、气喘、胸腹胀满等病症。


6、【紫苏粥:健胃解暑


以粳米 100 克,煮稀粥,粥成入紫苏叶稍煮,加入红糖搅匀即成。此粥是很好的健胃解暑食品。



7、【搭配鱼虾蟹:预防中毒



在炒田螺、做鱼虾蟹时,放几片紫苏叶,一方面紫苏叶具有芳香气味,使食物的味道更为可口,另一方面可以解毒、杀菌。紫苏叶中的紫苏醛具有强力杀菌、解毒作用。在日本,人们常将紫苏叶用于生鱼片的配菜,还用于预防吃生冷食物中毒。


2
紫苏梗


紫苏梗辛温行散,叶轻如肺,用紫苏梗泡脚能帮助发散风寒、宣肺止咳;梗如脾胃,善于行气和中,理气安胎。故为风寒咳嗽、脾胃气滞所常用,此外,又解鱼蟹之毒。


推荐用法


1、【泡脚:治咳嗽气喘


紫苏梗泡脚可以很好的治疗咳嗽气喘等症,每次取90g即可。另外,如果总是咳嗽或气喘的患者不妨每天早晚两次泡脚,每次30分钟,10天为一疗程。用完第1疗程隔三天再开始进行第2个疗程,使脚部的穴位逐渐适应,这样效果比较好一些。


2、【煎服】


用于水肿


紫苏梗 20 克,蒜头连皮 1 个,老姜皮 15 克,冬瓜皮 15 克,水煎服。


用于胸膈痞闷、呃逆


紫苏梗 15 克,陈皮 6 克,生姜 3 片,水煎服。


用于孕妇胎动不安


麻根 30 克,紫苏梗 10 克,水煎服。


用于妊振呕吐


紫苏茎叶 15 克,黄连 3 克,水煎服。


3
种子


紫苏的种子可以压榨成油,通常称作苏子油、苏麻油或者紫苏子油,对于抗血栓、降血脂有很好的功效,也能很好地保护视力,护肝养颜。


推荐吃法


1、【直接食用:降血脂、养颜


由于苏子油功效好,量少,因此价格相对其他油类较高,一般家庭会选择将其直接食用。将苏子油倒在勺子上直接食用,每次只需一小勺,一日三餐空腹口服,更容易吸收,效果更好。


2、【炒鸡蛋:护肝


如果你的肝脏不太好,则可以用苏子油炒蛋,每天吃,效果显著。


3、【拌酸奶:清肠毒血毒


苏子油和酸奶搅拌到一起食用,清肠毒、又能清血毒,通便效果一级棒,是便秘者的不二选择。除了排毒外,苏子油还能降低血脂,预防心脑血管疾病和减肥护肤。

提醒:


紫苏只可暂食,不可久服。对于气虚、阴虚以及温病患者一定要慎服紫苏叶。而且,紫苏叶千万不能和鲤鱼一同食用,否则会长毒疮。


孕妇可以吃紫苏,解毒安胎、减轻贫血。但要注意不可过量。

紫苏比野草还好养


想要在阳台种一盆,现在就可以动手了。播种温度在20度左右是最好,屋子如果暖和的话一年四季都以种植。 


紫苏对气候、土壤适应性都很强,最好选择阳光充足,排水良好的疏松肥沃的沙质壤土、壤土,重黏土生长较差。 


用花盆种植的时候要把土壤翻松软。每个花盆里放10几粒种子。播前要浇足底水。播种深度为3厘米。出苗5cm后把多余的秒清除掉!可以说比野草还好养的。


在家里种植的时候要选择大一点的花盆,因为紫苏能长到1米左右。做饭的时候直接摘几片,长太多了可以摘下来晒干泡茶喝。


小小紫苏全身都是宝,竟蕴含着如此神奇的功效,别再浪费钱去买了,赶紧在阳台种起来吧!

 七月飞火。太  中思绪万千。   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委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镇的。当天晚上在镇里领导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   此刻,是上午10点钟,柳擎宇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坐了2个多小时了,然而,在过去的一天一夜外加2个小时的时间内,镇里面没有一个人来他这里汇报工作,更没有任何文件和资料传递到他这里。他好像被整个关山镇给遗忘了一般,又有像是透明人,被人完全忽略掉了。 柳擎宇眉头紧锁,他在思考着。他心中清楚,这肯定是镇委书记石振强的小动作。因为他发现,自从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镇里上任之后,这个镇委书记就开始对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说是下马威也不为过。前天接风宴上,除了比自己早一个月上任的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态度就变得“暧昧”多了,不是互相对饮,就是与书记石振强觥杯交筹,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强都会朝他若有若无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镇里的威望……  柳擎宇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大脑飞快地转动着。然而,他想破大天也想不出来为什么镇委书记石振强会带头针对自己。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刚刚到任,不可能和他之间产生任何利益冲突和其他矛盾的。但是偏偏石振强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到底有何用意?是何居心?   就在柳擎宇琢磨石振强的用意时,石振强也在聊着他。在石振强的办公室内,常务副镇长、镇党委委员胡光远坐在石振强的对面,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看向石振强说道:“石书记,我真没有想到,这一次新来的镇长居然是一个才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我很纳闷,他到底有什么背景啊,居然22岁就当上了镇长,这也太夸张了吧。该不会这小子是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吧?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镇长呢?”   石振强的脸色十分平静,他知道,胡光远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抢了本来属于他的镇长宝座十分不爽,总是想要给对方上眼药,虽然他这两天已经给了柳擎宇一个下马威了,但是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他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但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因为他曾经试图查阅柳擎宇的简历,但却发现,除了一份特别简单的简历之外,以他镇长的权限居然无法查阅更加详细的简历,这一点是他对柳擎宇有所忌惮的主要原因,不过虽然有些忌惮,但却并不惧怕,因为他是县长薛文龙的人,而薛文龙虽然是县长,但是在景林县经营数十年,势力盘根错节,新任县委书记夏正德虽然上任快一年了,但是却被薛文龙压得死死的,可以说,在景林县薛文龙一言九鼎。   有县长薛文龙给他撑腰,他石振强谁都不惧,更何况柳擎宇只是一个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不过对于胡光远来自己这里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外乎是想要到自己这里刺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细,以便于有针对性的采取下一步的计划。对于这一点,石振强自然是乐意看到和支持的,他虽然不方便直接对柳擎宇出手,但是找一个马前卒冲锋一下,试探一下柳擎宇的实力和火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石振强便笑着对胡光远说道:“老胡啊,这个柳擎宇的简历我看过,这人绝对是一个少年天才啊,他的简历上显示,他14岁便考上了清华,3年时间拿下了计算机专业学士、硕士、金融管理学学士、硕士学位,17岁被特招进入军队,5年之后,也就是今年退役,退役之时的级别不详,退役之前的部队不详,但是你想一想,他能够转业之后直接过来当镇长,就足以说明此人非常厉害了。老胡啊,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啊,要不你可是会吃亏的啊。”   石振强对于胡光远的个性十分清楚,这家伙是个倔脾气,做事喜欢逞能,越是说他不行他越是来劲。   果不其然,石振强刚刚说完,胡光远便拍着胸脯说道:“石书记,你放心,我老胡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20多年了,吃过的咸盐比他柳擎宇看过的还要多,我倒是要好好领教一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厉害。哦,对了,石书记,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所有文件一律送到我这里来,柳擎宇那边一点都不给他送,我要让他闲得蛋疼,到时候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之后自己卷铺盖滚蛋。”   石振强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表态,只是提醒道:“老胡啊,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团结啊。毕竟柳擎宇同志是镇长嘛,虽然他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你是老同志,要多帮帮年轻人嘛。”   胡光远一听石振强这样说,便明白石振强的意思了,连忙说道:“石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团结,多帮助柳擎宇同志分忧的。”   说完,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对于自己现在在关山镇所遭遇的困境他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在自己进入官场之前,自己的老爸曾经亲自对自己说过:“擎宇啊,你确定你真的要踏入官场吗?其实,以你现在在军中的表现,如果要是留在军中,将来肯定也会大有作为的。”   柳擎宇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十分平静对老爸说道:“爸,我非常清楚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当官,当一名好官。”   想到自己曾经的誓言和理想,柳擎宇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困难算什么! 身为曾经狼牙特战大队的老大,我柳擎宇什么困难没有见过!   柳擎宇抛开所有的杂念,再次把自己从网上搜集的一些资料和关山镇的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仔细研究起来。作为关山镇的镇长,虽然现在自己还只能算是代理的,还需要经过人大选举,但是柳擎宇却早已经把自己当成实实在在的镇长了。关山镇的资料柳擎宇从昨天上任的第一天起便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   关山镇共有共辖25个行政村,全镇共有8000户,总人口31000多人。镇域总面积61.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总面积28000多亩。关山镇地处山区,地势比较低,在关山镇外2公里处有一座关山水库,这座水库的存在很好的调节了关山镇的水利情况,但由于关山镇地处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人均耕地较少,所以这里老百姓的日子却过得十分清苦,寻常人家想要吃一顿肉却也只能等到逢年过节的。   再次研究完资料之后,柳擎宇感觉到心里沉甸甸的,一边仔细研究着地图,一边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带领着关山镇的乡亲们走向小康生活,因为在柳擎宇看来,身为一名镇长,带领老百姓们走向富裕,这是镇长的职责。   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原来毒辣的太阳正飞快退去,黑色云层仿佛万马奔腾一般从西边的天空中疾驰而来,很快的,整个关山镇上方的天空仿佛被泼墨了一般,黑得吓人。   正在研究着关山镇资料的柳擎宇感觉到了眼前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不由得一愣,看向窗外的天色,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总是感觉这两天关山镇的天气有些闷的过分,空气湿度太大,比桑拿天还桑拿天。想起自己刚刚看过的关山镇外的关山水库,柳擎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在燕京市气象局工作的大学同学的陈天杰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气象鬼才老弟,快点帮我预测一下白云省苍山市景林县关山镇最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陈天杰和柳擎宇一样,都是以14岁的年纪考上清华的,虽然两人都是学的计算机,但是陈天杰却偏偏对气象学感兴趣,在上学时期便利用课余时间钻研此道,对于天气预测十分擅长,被柳擎宇成为气象鬼才。现在年仅22岁便成为燕京市气象部门的技术骨干了。   接到柳擎宇的电话,陈天杰没有任何废话,立刻调出相关的气象云图资料仔细研究了一下,随后立刻给柳擎宇回复了过来:“柳老大,关山镇的天气情况十分复杂,以我的预测来看,关山镇和你们整个景林县未来3天之内将会有大暴雨,但是事先声明,这种概率并不是太高,仅有这种可能而已。而且我相信你们地方气象台在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报道局部地区会有短时的暴雨,因为他们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按照概率最高的情况来预报。”   柳擎宇听完之后心中就是一惊,虽然陈天杰说整个景林县未来三天内有大暴雨的概率很低,但是他却清楚,在大学时期,陈天杰的预测便以不走寻常路而著称,往往他认为概率很低的天气,一旦他真的提出来,往往会应验成真。所以,对于陈天杰的话柳擎宇十分上心,一下子就焦急起来,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旦整个景林县都下起了大暴雨,那么关山水库必然会出现险情,如果关山水库出现险情,一旦出现溃堤情况,整个关山镇大部分地区将会成为一片洪泽之地,乡亲们将会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镇委书记石振强的电话,沉声说道:“石书记,我的一个在燕京市气象部门工作的同学说咱们关山镇这边很有可能要连续3天下大暴雨啊,我看咱们是不是开会部署一下关山水库和关山镇沿岸大坝的防汛情况啊。”   接到柳擎宇电话的时候,石振强正在电脑上玩QQ斗地主,正赢分赢得兴起呢,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随手点了一下自己收藏的景林县的天气预报情况的页面,发现只是局部地区会有暴雨,而且明天和后天将会仅仅是阴天,石振强一边用鼠标操作着斗地主出牌,一边拿着电话说道:“小柳啊,我刚才看了一下我们景林县的天气预报,上面说只是局部地区会有短时间的大到暴雨,并没有说是我们关山镇嘛,而且只是短时间的暴雨并不会对关山水库造成任何威胁,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嘛! 当然了,对于你这种积极工作的态度我是非常欣赏的,不过我们做事情必须要讲究成本嘛,所以,开会部署工作我看就不必了。一会我给水库管理科打个电话让他们注意盯着一点也就是了,好了,我这边很忙,我先挂了。”石振强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心里对柳擎宇的话完全没当回事,多大点的屁事也值得劳师动众,这小子很不安份啊! 关山水库建了几十年了,什么样的暴雨没经历过?就是接下来真的三天连降大暴雨,最多也就是水库漫了而已,能出多大的事?年轻人就是容易听风就是雨,脑热冲动,这个要不得。   听着嘟嘟的挂断声,柳擎宇压住心头的怒火,恨恨地放下了电话,他哪里听不出石振强电话里的不耐烦和应付的语气,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到了县里景林水库一旦发现险情所带来的重大后果。   想到此处,柳擎宇心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虽然自己和县委领导连面都没有见过,但还是应该向县委领导汇报一下。随后,柳擎宇立刻拨打县委书记夏正德的电话,然而,夏正德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拨通的状态,无奈之下,柳擎宇只能先打给县长薛文龙了。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跟薛文龙汇报了一下,薛文龙早就听说过柳擎宇到关山镇当镇长的消息,不过柳擎宇在上任之前并没有到他这里来汇报工作,他早已经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马范围之外,听到柳擎宇说只是他同学说景林县会有大雨,心中立刻把柳擎宇列入到了不靠谱的行列,只是应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见。”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

 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气闷得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不要私存,放到圈子里,让更多的人知道吧!

当你读完本篇文章时,你有2个选择:

1.你可以将它传扬出去,传播一些积极正面的信息,让世间多一点爱。

2.你也可以根本不去理会它,就像你从未看见一样。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