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食用油批发联盟

毛主席为何爱吃红烧肉?

楼主:华哥聊的那些事 时间:2018-06-25 22:21:13

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来源:非常历史

声明:【华哥聊聊那些事】致力于新闻资讯的及时传播,每篇转载文章都将在文前注明作者、来源等信息。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所有者于后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支持!

  “乡巴佬,土包子,一生就知道吃红烧肉。”据说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江青对毛泽东不听劝告,依然不注意饮食结构,红烧肉照吃不误的抱怨。事实上,毛泽东的确对红烧肉情有独钟,老人家一生中最喜欢吃的荤菜,恐怕也非红烧肉莫属。

  有关毛泽东爱吃红烧肉的逸闻趣事,不仅在毛泽东同一代的领导同志中流传,也散见于不少曾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有关老同志的回忆录,真要把这些美谈全部收集整理出来,可能也是一本厚厚的书。为了节省篇幅,笔者收集其中最精彩、最有趣的故事,以飨朋友们----

  1940年春节,毛泽东在延安和长枪连的官兵一起过除夕。开饭后,只有肉,没有酒,大家热情地向毛主席敬肉。毛主席说:“这么大块的红烧肉,我还是第一次见。”有战士提出来要与毛泽东比比吃肉,毛泽东满口答应。话没说完,只见长枪连一排长夹起一块三两重的肉,然后一口就吃了下去。毛主席看后佩服地说:“还是你厉害,我比不过你,我认输了。”他还说:“能者多吃,互相帮助。”其中老人家是想让这些平时吃不到肉的战士们能吃点肉。从这个除夕毛泽东的高兴劲儿可以看出,他对红烧肉是多么地喜欢。

  1947年8月20日,经过整整三天两夜的激战,沙家店战役终于以我西北野战军的胜利而宣告结束。这次战役共歼灭敌整编第36师6000余人。此役结束了敌人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改变了西北战局,从而使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转入内线反攻。


毛泽东

  傍晚,卫士长李银桥陪毛泽东回到了窑洞。看过两三封电报之后,毛泽东在帆布躺椅上坐下来,对李银桥说:“银桥啊,你去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好不好?我想吃,要肥的。”毛泽东接着用很缓和的语气说:“这段时间累了,用脑子太多,你给我搞碗肥些的红烧肉,吃了补补脑子。”

  听毛泽东这么一讲,李银桥心里顿时感到难过起来:毛泽东已是三天两夜没合眼了啊!随即,李银桥将此事告诉炊事员高经文。时间不长,一碗肥肥的红烧肉做好了。李银桥马上将这碗腾着热气的红烧肉连同一盘炒辣椒一起端给了毛泽东。毛泽东一见红烧肉,立刻来了精神,随即起身接碗在手,先用鼻子深深地吸一吸香气,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连声赞叹说:“香!啊,真香!”

  从此,身边工作人员都知道,毛泽东爱吃红烧肉。每逢大的战役或毛泽东连续工作几昼夜时,身边工作人员就想办法给毛泽东搞到一碗红烧肉。

  1949年,济南解放。毛泽东非常高兴,手里挥动着攻克济南的电报,将胜利的消息告诉卫士们。一个卫士调皮地将打胜仗与红烧肉联系起来:“主席吃了红烧肉,指挥打仗没有不赢的。”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红烧肉就是补脑子嘛!”

  全国解放以后,已不是战争年代十分恶劣的环境和异常艰苦的生活,保健医生为了毛泽东的健康长寿,曾就吃红烧肉一事与他“约法三章”:一、以吃瘦肉为主,改变吃肥肉的老习惯;二、以调换口味为主,不能一次吃得过多;三、以补足营养为度,不是天天吃。毛泽东尽管同意了这“约法三章”,但一直到老人家1976年去世前,也没有改变爱吃红烧肉的饮食习惯。

  据说解放后,为了吃碗红烧肉,毛主席还和江青还闹了一回别扭。那次毛主席为了赶些一篇文章,几天几夜没有合眼,每昼夜只吃两餐素面或麦片粥,用茶缸煮。即将结束时,便吩咐卫士长李银桥:“馋了,你想办法弄碗红烧肉来,要肥点,我要补补脑。”江青听见了,不许李银桥去买肥肉,而是做了腊肉和鱼。吃饭时,毛主席一看,没有他想吃的红烧肉,发了脾气,责问李银桥,李银桥不敢说明真相,只是流泪。江青看见毛主席发火了,赶紧躲进屋里。毛主席到厨房一问,得知是江青的安排,便拍着桌子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就是要吃肥肉。今后我吃饭不要她管,我吃我的,她吃她的,就这么办!”从此,毛主席和江青分餐,各吃各的菜。


毛泽东

  毛主席另一位炊事员近仁回忆说,毛主席吃红烧肉是高兴了才吃,是通知了才做。没通知即使做了他也不会吃。大致有个规律,每当他做出一个重大决策,成功地开完一次大会,就会提出要吃红烧肉。毛主席说,吃一顿红烧肉就是打了一次大胜仗。一次,开完中央全会,毛主席高兴地对周总理说:“恩来,今天吃一顿红烧肉不过分吧!”周总理立即通知李银桥,给毛主席加了一碗红烧肉。

  毛主席也有不吃肉的时候。1960年至1962年,中国连遭三年自然灾害,苏联又逼中国还债,猪、鱼等副食品运去苏联还债了。毛主席自己宣布三年不吃肉,和全国人民同甘共苦。事实上,这几年的确没吃过一次肉。一次到杭州开会,警备区的战士们看到老人家很长时间没吃肉,腿都浮肿了,便将自己喂养的一头猪杀了,给老人家作了一碗红烧肉。可怎么劝说,老人家硬是一筷子未动。最后,警备区只好按照老人家的叮嘱,把这碗肉送给医院里的那些急需营养的病人吃了。

  据毛泽东的另一位炊事员吴连登回忆,到晚年的时候,毛主席最多一次吃过1斤2两红烧肉。“我们第一次给他做了一顿8两,过了几天主席就讲了“你们红烧肉也不经常给我吃,做一次你们也不给我吃够,你们啊太小气了”。后来我们就给他弄了1斤2两,他别的基本上都没吃,就把那红烧肉给吃完了。

  对于吃红烧肉,毛泽东有他自己的“理论”。有一次他对厨师吴连登说:“我喜欢吃的,证明我身体缺少了,需要了,就能消化得好、吸收得好,吃得心里也舒服,如果你们勉强要我吃那些我不想吃的东西,你们说有营养,我不爱吃,吃到胃里不舒服。吃饭的事,你们不要勉强我,我想吃的就是需要的”。

  毛泽东对自己的“辣椒文化”和红烧肉文化”阐述得最为完整的一次,要属老人家设宴招待秘鲁哲学家门德斯的那次。上世纪60年代,熟读了毛泽东《实践论》和《矛盾论》等著作的秘鲁哲学家门德斯专程来华拜谒毛泽东,毛泽东在中南海的会客厅接见他,原定接见时间不长,但是,哲学家碰到哲学家,话匣子打开了,一直聊到了下午五点多钟才完。毛泽东便留客人吃饭。

  晚上为客人准备了八样菜,分别是湖南腊味、炒虾仁、素炒干贝、鱼香肉丝、醋溜鱼片、红烧狮子头、鱼头豆腐汤、冬菇白菜、红烧肉,最后这道菜放在毛主席面前,紧靠这道菜的是一大盘红艳艳的凉拌辣椒。

  毛主席指着腊味介绍说:“这腊味是我们湖南菜。湖南‘几乎每家’都有腊味,我说的几乎每家不完全确切,应该说几乎每个有钱人家都有腊味;如果贫无立锥之地,日愁三餐,夜愁一宿,饭都吃不上,就谈不上腊味了。”

  客人见毛主席不断夹辣椒往嘴送,钦佩地说:“主席先生真能吃辣椒,就我所接触过的各国领导人当中,您是最能吃辣椒,一点也不怕辣!”

  “你说的对,四川人吃辣椒,不怕辣;江西人吃辣椒,辣不怕,我们湖南人吃辣椒,怕不辣!”毛主席又夹了一筷子往嘴里送,津津有味地说。

  “主席先生妙喻,把‘怕’字的位置一颠倒,就可以看出三省的人对辣椒的不同态度,言简而意赅。

  毛主席夹了筷子鱼香肉丝送给客人,说:“你尝尝这道菜,有点辣,不是很辣。”

  客人尝尝,赞赏地说:“味道又鲜又辣,但不太辣。秘鲁也有一些人喜欢吃辣椒,有的吃得很厉害,不怕辣。”

  “吃辣椒三种态度,表现三种不同的性格。一般地说,寒带和热带的人喜欢吃辣椒,但我要补充一句,凡是喜欢吃辣椒的人,可以说,基本上都是革命的,就我们共产党和红军来说,当然也包括八路军在内,四川人、湖南人、江西人最多,现在的高级干部也大半是这三个省的人。所以我说,喜欢吃辣椒的人大半是革命的。”毛主席说到这儿,自己笑了笑,似乎感到这说法有些勉强。

  “马克思和恩格斯也喜欢吃辣椒吧?”客人温和地问。

  “我没有做过调查,没有发言权。听说,德国人也有喜欢吃辣椒的,他们两人可能也吃辣椒,喜欢吃辣椒,或者喜欢吃类似辣椒的东西,如芥末一类。”毛主席夹一块红烧肉送到客人面前,转了话题,说,“你尝尝这红烧肉,是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

  客人尝了,赞不绝口:“这道菜油而不腻,香甜隽永,吃下肚去,感到浑身舒畅,妙极了!”

  “这是一道好菜,百吃不厌。有人却不赞成我吃,认为脂肪太多,对身体健康不利,不让我天天吃,只同意隔几天吃一回,解解馋。这是清规戒律。革命者,对帝国主义都不怕,怕什么脂肪呢!吃下去,综合消化,转化为大便,排泄出去,就消逝得无影无踪了!怕什么!”

  “主席先生综合消化能力强,这样健康的身体是少见的……”客人用筷子夹了一些红辣椒送到嘴里,品尝了一下,说,“这辣椒很辣,但是味道很好,里面是不是放了什么佐料?”

  “没有,只是用盐腌了一下。”

  “好吃。”客人又夹了一筷子辣椒吃。

  “可以说,我们志同道合,不仅在哲学观点上接近,在饮食习惯方面也在靠拢。秘鲁和中国虽然距离万里之遥,正像唐朝诗人王勃所说的那样: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

  除了这位哲学家,毛泽东还用红烧肉招待过其他几位贵宾。

  1965年5月,毛泽东在家里宴请越共总SJ胡志明时,也专门上了一盘红烧肉。毛泽东夹了一大块放在客人的盘子里,自己也夹了一块,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说:“吃肉本来就是有肥有瘦,猪身上的肉本来也是有肥有瘦,但他们只让我吃瘦的,不让我吃肥的,我也有办法——放着不吃。”

  据说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毛泽东宴请他的头菜就是红烧肉,接着是湖南名菜“东安子鸡”等。

  毛泽东吃红烧肉也并非一点不讲究。在延安时期,当时的条件很差,吃红烧肉的机会很少。看到有关老同志的一则回忆:有一天,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派人从河东给毛泽东捎来一块腊肉,令李银桥高兴得不得了,连忙拿去厨师那里,让毛主席的炊事员高经文给毛泽东做碗红烧肉吃。这腊肉怎么烧红烧肉啊?高经文有些为难。李银桥自作主张说,“先炒一小碟,剩下的留着以后再给主席补脑子。”腊肉炒好后,连同炒辣椒刚一端上炕桌,没想到毛泽东挥手让撤走:“辣椒放下,把肉撤走!”

  陈昌根是著名的鄂菜大师,他曾带领着自己的弟子们为毛主席、周总理等多位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服务过。据老人家回忆:“我记得我为毛主席做的第一道也是最多的一道菜就是红烧肉,他老人家很喜欢吃我做的红烧肉,但考虑到身体情况,一般每顿最多只能吃两块,且不能经常吃。”说起自己做红烧肉的秘诀,陈大师笑笑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一般都是把用老母鸡熬出来的高汤当味精来用,这样烧出来的菜味道特别好,再加上鄂菜本身也就是以烧菜见长,所以,毛主席觉得我们做出来的红烧肉特别的香。”

  其实,红烧肉实在算不上是毛泽东的家乡菜,在传统的湘菜系列中,也找不到红烧肉的踪迹。有人研究,毛泽东在家乡韶山湘乡东山学校读私塾和小学时,只吃过“砣子肉”。这种“砣子肉”是将带皮的肥肉煮到七成熟,放几粒豆豉(不放酱油),加白辣椒或干萝卜丝下锅炒一下,炒出油即可。在当时,要是有两大碗“砣子肉”上桌,那就是上等的佳肴了。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提到过的蛋糕席中,就有两大碗这样的肉。

  这样看来,毛泽东爱上红烧肉,应该是1914年进了湖南第一师范以后。第一师范是一种免费并供给学生膳食的中等师范学校,膳食水平并不太低,每周打一次“牙祭”,据毛泽东的同班同学周士钊和蒋竹如的回忆,打“牙祭”的时间通常是星期六的中餐,“牙祭”中有一道菜叫“东坡肉”,是用湘潭酱油(老抽)加冰糖、料酒,大茴(八角)慢火煨成,肉用带皮的“五花三层”,八人一桌,足有四斤肉,这种“东坡肉”大概就是现今所说的“红烧肉”了。也大概从那时起,毛泽东就爱上了这个红烧肉。

  有意思的是,毛泽东对于烹饪并无研究,甚至可以说一窍不通,但他认为这个菜可以补脑却是有道理的,并且被营养学所证实。

  一般人认为,由于猪肉含脂肪量较高,多吃会使胆固醇升高,所以对红烧肉敬而远之。但饮食专家聂凤乔先生据一些资料分析,猪肥肉、瘦肉、肉皮为原料的“东坡肉”,经过料酒、冰塘的烹制,脂肪的性质,产生了质的变化,确实是美味的保健食品。据有关红烧肉是一道以猪肉为主要原料的常见菜肴。猪肉是大众化的主要荤食,纤维细软,含有较多的脂肪,经热加工后,味道鲜美,质感可口,营养丰富。猪肉是含维生素B1最多的肉类之一。猪肉的脂肪含量为59.8%,比牛羊肉高2.5倍。猪肉的结缔组织较少,蛋白质品质好,所含氨基酸接近人体需要。猪肉还含有碳水化合物、钙、磷、铁等对人体有益的成分。所以,吃红烧肉确有补脑子和强身健体的功效。

  近年来,有人还从研究中发现:经过长时间的文火焐炖两个半小时或四个小时,肥肉中的内部营养构成就会发生改变,对人体有害的脂肪含量下降41.04%,饱和脂肪酸下降40%~51%,胆固醇减少51.32%。而对人体有益的单不饱和脂肪酸和多不饱和脂肪酸却大量增加。所以只要烹调得法,加入适量海带或胡萝卜或大萝卜等含纤维素多的蔬菜,荤素搭配,这样既可饱口福、解馋,对身体也大有裨益。(小屋清风/文)





 

免责声明本刊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本人会第一时间删除处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